清芸

咸鱼写手二次盗全双粉欢迎来勾搭~
这里子耀,没什么正形哈哈哈哈
喜欢跟人聊天,但不太会找话题
那么,与君共勉。

献给自己的诗

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勉强能成为诗?
没看字数,估计超了

有什么东西在我脚下发出一声轻响?
我驻足观看
啊,是我的心爱之物
我继续沿着路向前走去
路的尽头有什么?
我不知道
我抛下我的原则、底线
我扔下我的梦想、尊严
最后我只剩两样东西
一样是面包
它能让我走完这条路
一样是我的家
那里有我爱的人
真主安拉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说,拿着面包,前方便是光明
上帝微笑着看着我
他说,爱人者,人恒爱之
如来慈眉善目垂下眼帘
他说,要遵循你的心
我想了又想
突然想起在晨曦中站立的那个背影
我学她,手握成拳
轻轻地敲了敲我的胸膛
那里面空荡荡的,传出回响
我是个没有心的人
上帝说,
跟着我,你将升入天堂
如来说,
跟着我,你将永登极乐
真主安拉站在我面前
向我伸出了手
我向前走了一步
所有的光转为黑暗
无声无息
我哈哈笑着倒了下去
一颗心出现了
生命的树在那里面飞速成长,树叶青翠欲滴
树枝上坐着我爱的人
然后心分成了两半
一半是灵魂
它在虚空里飘荡着
一半是爱
它在别人的诗歌里永垂不朽

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烂尾了烂尾了
凑活着看吧

1.

苏沐秋有一架单反,是以前孤儿院院长送他的。

用不耐烦的旧货而已,但苏沐秋很喜欢。

他拿着这个给苏沐橙咔嚓咔嚓地拍了好多张照片,不好看的删掉好看的上锁,存储满了没闲钱买存储卡便存到电脑里或打印出来装成册,格式化后继续拍。

就是没给自己拍过几张。

2.

到苏沐秋收留叶修时,拍的照片已经塞完了一个相册。

他那时一边后悔自己冲动的决定,一边指挥叶修去买个相册回来,美其名曰既然住了我的房不交房租那就干活。然后苏沐秋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收拾收拾自己到楼下的印刷店递上自己的单反。

“麻烦了。”

印刷店老板来来去去这么多回也眼熟了这个少年,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苏沐秋聊着天,却在看到最后一张照片时忽然卡了一下。

“终于不拍你妹妹肯拍别人了啊,小苏。这小子是谁?”他随口问道。

苏沐秋挠了挠头,带着点无奈地寻找着合适的描述词,他含糊不清地说道:“算是个朋友。”

可能在那时他便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他这一生,再不会遇到这么投缘的知己了。

老板咧开嘴笑了笑,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地为苏沐秋高兴,他将一打相片交给苏沐秋后拍了拍他的肩。

“你一个人带着沐橙长大也不容易,我们知道你心里倔,现在你终于有了一个交心的朋友,我是真替你高兴啊。”

他一拍脑门从沙发上拽出一个袋子,不由分说塞到苏沐秋手里。

“好好改善下伙食,别拒绝。我媳妇说了,小孩子青春期最需要营养,看看小沐橙都瘦成什么了。这里面是些切好的鸡肉,别总吃方便面,对身体不好。”
“日子总会往好的过的。”

苏沐秋眼眶一湿,闭了闭眼把眼泪塞回去,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

“谢谢杨哥。”

3.

虽说单反里拍苏沐秋的照片少,但还是有的。

那照片拍的模糊不清的,像是拍照的人手没拿稳一样,但还是能清晰地看到苏沐秋脸上的一大块青紫。

据苏沐橙所说,那时她跟哥哥一起从网吧回来,路上遇到了几个流氓看他们瘦瘦的没什么杀伤力就围了上来,结果被苏沐秋随手拿了个板砖就往领头的头上一砸,把那个人都打蒙了。

最后那几个流氓跑的跑躺的躺,当然,苏沐秋也挂了彩,身上青紫几大块。

苏沐橙倒是被保护的好好的,苏沐秋把她推出了巷子,没让她见一点血。

说跑题了,这张照片是他们两个回到家之后拍下的,苏沐橙给苏沐秋上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

说来也巧,苏沐秋没发现这张不入大堂的照片混过了他的火眼金睛。

毕竟整理相册的一直都是苏沐橙。

4.

后来叶修有幸观摩了第一套相册,然后他拍了拍苏沐秋的肩,叼着根棒棒糖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不愧是沐橙的亲哥哥。”

那是苏沐橙年纪小,长的瘦还没长开,只是眉眼间隐约流露出几分后来联盟第一美人的风采。简单来说,就是那时的苏沐橙勉强长的勉强称得上清秀二字。

不过在苏沐秋眼里,他家妹妹永远是最好看的。

他们三人的生日基本都是得过且过的,那时也没什么闲钱买蛋糕,或者大请朋友,最多下一碗长寿面多加一个蛋,再炒几个小菜一吃。

就当过生日了。

后来有次苏沐橙过生日,十三四岁的少女已经明白了很多事,她没开口要什么礼物或生日蛋糕,只是沉默地吃完了长寿面,红了眼圈。

还年轻的小姑娘终究受不住同学的流言蜚语和自己的虚荣心。

苏沐秋注意到了,他没直接找苏沐橙问个明白,而是给她班主任打了个电话,顺藤摸瓜问出了原因。然后他拉着叶修找了某家木雕店老板问他要了点碎木料,哪个贵就要哪个,也不客气。

这家店老板是个年逾古稀的老爷爷,说话中气十足,算是苏沐秋的半个师父。

前些年苏沐秋为赚钱养家在这家店当过一段伙计,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雕一些精巧的花草树木,那老人家教了他点更深的手艺,一来二去就认了个师父。

老爷子一双儿女都在外打拼很少回家,苏沐橙去过那家店几次,她乖巧又嘴甜,几下便把自己哥哥的师父升级成了干爷爷。那人曾说过,苏沐秋就是干木雕行的料,可惜就没这个心。

老头听说是给苏沐橙做生日礼物,二话不说拿出了块柳安木,还拉着苏沐秋说了一通如何下刀如何打磨的事,叶修在旁边听的头昏脑胀。

回去后苏沐秋在杂货间熬了一宿,第二天中午两眼放光地捧着个挂件放到苏沐橙面前。那是由木头刻成的三个小人并肩而立的样子,大小无论是做项链还是手链挂件都很合适,苏沐秋有些忐忑地对着苏沐橙笑了笑。

“生日礼物,”他顿了顿,“还不算晚吧?”

苏沐橙猛地扑过去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无声地哭泣着,苏沐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她哽咽着说道:“不晚,永远、都不晚,哥哥。”

旁边的叶修暗搓搓拿单反拍了好几张。

等苏沐橙走后,苏沐秋扔给叶修一个东西,然后瞬间趴倒在床上。其实有些真的看着手里的这个跟苏沐橙同款的挂件问道:“怎么,我也有一份?”

苏沐秋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说道:“沐橙那个是我自己做的,然后又托师父做了两个同款的。我先睡一会儿,别吵。”

“那行,谢谢了啊沐秋大大,我给你守门。话说你还真不经熬啊,身体不好?”

“滚!你一整晚全心全意盯着块木头试试!”

5.

苏沐秋和叶修从荣耀上线以来除了嘉世就没去过其他网吧,跟陶轩混的是门熟门清的,他们一起加入了陶轩一手创建的公会“嘉王朝”。

也就是那年除夕,苏沐秋跟叶修一起将早就屯好的年货搬了出来。虽说他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等到了春节该吃的该买的也不会少,一水儿的全是红色,透着股喜庆劲儿。

苏沐橙踩着个小板凳往大门上贴横幅,她哥哥找裁缝给她做了身好看的紧的冬服,还有一件厚厚的大棉袄,在外面罩着,捂的暖烘烘的。

老叶,哦不,那时候还是小叶跟苏沐秋在两旁想跟棍子似的杵着,他们把春联贴了好几遍才对整齐,这时正指挥着苏沐橙把横幅贴正。

屋外寒风凛冽,屋里咕嘟咕嘟地煮着汤圆,热气腾腾。

苏沐橙把小板凳拿回房间,苏沐秋在年画后面刷上米糊,叶修将它展平端端正正地贴在门上。

他们相视一笑。

精巧的剪纸画在窗户上红红火火地闹着,电视上的春节联欢晚会一如既往地承包了过年时大部分的吐槽点,三个人互相给对方红包和礼物,软乎乎的汤圆吃一口便能暖到了心里。

“新年快乐。”

虽说这几年政府两次三番强调禁止烟花爆竹,但还是没用,一到了晚上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开始响了起来。苏沐橙拿了几盒摔炮先下去了,苏沐秋跟叶修对视一眼,叹口气又披了件大衣哆哆嗦嗦拿了剩下几盒冲天炮、花炮和点了拿在手里喷花的玩意儿,也下楼去了。

苏沐橙拿着个空壳子甩来甩去,嘴里还哼着首歌,叶修拿着最后一盒摔炮走一步摔一个玩的不亦乐乎,断断续续的鞭炮响竟和哼唱的旋律奇妙地融合到了一起。

苏沐秋把手插在兜里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们,小孩子笑着闹着从他们身边跑过,远处有烟花在空中炸开,他突然开口问道:

“要拍张照吗?”

照相机上亮起了一闪一闪的红点,指针咔嚓咔嚓指向十二点,零点的钟声轰鸣响彻云霄,他跑向他们身边,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新年快乐!”

长发的少女牢牢牵着两位哥哥的手,三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立于灯下一派悠然自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过去、未来和荣耀。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入暖送屠苏。

END.

0.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1.
我曾有幸到过杭州西子湖畔,碧叶红荷?随风摆动,西泠印社中寂静无声。那里有未曾诉说出口的思念与等待,那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而我未曾领略过长白山的千里白雪皑皑,该是怎样的凛冽才能承受的住这深沉的宿命。我心许于那里的美丽,那是每个稻米都有过的执念。

2.
今年仍未来到长白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但我仍在这里,仍然看着他们,仍然一起等待,无所悔亦无所愧。

请相信,在第十三年之后,会有无数个下一年。

今年第一个打卡的是一位老大爷,真的就是那句,“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我希望我的未来是他那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愿我有朝一日,得见长白盛景。

3.
既然今年是故人归,他们会回到故事开始的地方——西子湖畔。

虽已是夏末,但也是烈日炎炎。

到了夜空变成紫蓝色的时候,隐隐约约能见几颗星星,他们几人搬个小板凳坐在西子湖畔纳凉。胖子拿个大蒲扇摇着,和小三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张起灵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就这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9.
第十三年,我仍在。

没头没尾的黄少生贺

精灵剑客黄少天×塞壬弹药专家张佳乐
黄少生贺
只是一个沙雕片段
全文被某不要脸的 @赤屿 拿走画条漫了,

同样的,黄少天也发生过不少“意外。”

比如上次他在去百花找张佳乐的途中中了仇人的魔法,到的时候发现张佳乐头上有朵花,于是特别手欠地戳来戳去,把花和张佳乐都戳蔫了。

虽然后来为此赔了三大箱零食。

再比如他有幸观摩到张佳乐醉酒后唱山歌的美丽场景,那个歌声简直宛若“天籁”,如果黄少天没有用卷轴录下来就更好。

他忽然懂得了,孙哲平说张佳乐唱歌难听的真正含义。

毕竟,塞壬张佳乐跟普通张佳乐的歌声…不是一个种类的。

再再比如黄少天给张佳乐展示他们蓝雨绝世轻功的时候最后一下一个踉跄摔倒了一棵树上,本来没张佳乐什么事,然而不幸的是,那是棵结满果子的树。

毕竟,会飞真的很重要。

虽说的确是个意外,但跟张佳乐那飞起一枪一样,黄少天不相信是意外,张佳乐也不信。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他俩就是后半句。

【双云】大纲灭文

青萝从小便从云梦长大,竹幽是回来被叶澜捡回来的。

青萝长竹幽五岁,

后来青萝因事外出一年,几乎每周发一飞鹰给竹幽,她知此行危险,便在离开之前叮嘱竹幽,若她一个月未联系她,就是出事了。

然后竹幽在一个月的等待之后得了封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

“勿复相思。”

竹幽看到后很平静,她寻着飞鹰来到江南烟水渔村,只余青萝的一个千铃佩和一纸落下的绢书。

是竹幽三年前写给她的,“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自此青萝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竹幽广托天下人寻她。

未果。

后来竹幽便在烟水渔村开了家茶馆,不为赚钱,就为等一个人。

忆与君别年,种桃齐蛾眉。桃今百余尺,花落成枯枝。*

她在冬天和夏天会回云梦待着,走之前会写个告示。

“阿萝,我回家了,记得来找我。”

PS:两处标记地方,
第一处是选自《孟冬寒气至》,此句诗前句是“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有取此之意。

第二处,是选自李白的《独不见》。
————我是分割线————
初见

竹幽还记得,自己初入云梦时的情景,那时衣衫褴褛走了三天三夜。

叶澜牵着她的手沉默地走在一座桥上,头顶有星河流转煞是好看,她漫不经心地数着远处的灯笼,直到叶澜拍了她一下。

“去吧,有人来接你了。”

一盏素白色的八角宫灯慢慢地向她们接近,来人也是一身素白色的打扮,虽出落得极美却似不食半分人间烟火般出尘绝艳?那女子朝竹幽微微笑了笑,她从叶澜手里牵过竹幽的手:“我叫青萝。”

竹幽一愣,她出神地望着青萝脸上的笑,夜风带着些许凉意在她们身边打转,然后她有些拘谨地向青萝笑了一下。

“我叫竹幽。”

————我是分割线————
尾声

她拾起千铃佩和那纸绢书,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不说话,像块木头。

又呆又傻。

她站了许久,从日上三竿到日薄西山,飞鹰不安地在她头上盘旋飞翔,然后落在树上歪头看着她,像是在好奇她为什么一动不动地淋着雨。

直到两个不长眼的流氓看是个女的便过来抢她手里的东西,她才像活过来一样,抬手一击掀翻了那两个人。

她翻身上马,天机楼、蝙蝠岛乃至点香阁都有她的寻笺。

她用千金换来绑走青萝的人的根据地的情报,可他们都死了。

是云梦弟子的手笔,毫不留情见血封喉,只余一血书。

字娟秀清瘦,字梢字末都隐隐透出一股金石之意。她识得,是青萝的字。

“若生当相见,亡者会黄泉。”

然后她在烟水渔村开了个茶馆,又种了棵桃树,等着青萝回来。

她相信青萝会回来。

只是在冬天和夏天的时候她会回云梦待着,走之前会写上个告示。

“阿萝,我回家了,记得来找我。”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其于居。
夏之夜,冬之日。百岁之后,归其于室。




好的完了。智障故事没毛病了。希望各位能看懂。

【宣传】苏沐秋个人杂志

各位画手小天使求看过来

鹿饮鲤溪:

《此间少年》
时光清浅安然兀自漾开记忆波动
早知时光漫过仍旧心悦此间少年

鹤疏工作室,2018年苏沐秋生日策划活动
(联系方式:QQ群438906020 苏沐秋个人志)

Hi你好嘛?有时间的话麻烦看下这里!
你喜欢荣耀么?你知道全职高手么?
你,知道苏沐秋么?
和去年一样,今年一群沐秋的小迷妹仍然按捺不住自己扑通的心,又双叒叕聚在一起了
今年策划的是一本苏沐秋个人志
不会很厚,没什么五花八门的新奇板块,没什么高端大气的华丽词藻,有的的仅仅是我们爱他的那颗心。

那么,就要说到正事了哦
本次暂定的主要项目有
文手部分:
无论你是dalao或是萌新小可爱,这个温暖的小团体都像是家一样,看下暂定内容考虑来参与一下么?
Ⅰ.苏沐秋的介绍:蛇皮介绍男朋友 400+
Ⅱ.采访沐秋
Ⅲ.写给苏沐秋的信  1500+
Ⅳ.苏沐秋个人向 3000+
Ⅴ.苏沐秋×你 500+
Ⅵ.100问
第四,五个无论是架空世界庞大背景,还是原著设定日常生活都没有问题♡

画手部分:
现在,面对封面和插图的问题,一众文手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尬聊,连“我会画表情包”这话都说得出来。
身为画手的您,有没有兴趣拯救一群手残为著称的写手呢!有没有兴趣获得一大堆腿部挂件呢!
Ⅰ.封面(暂定暖色系)
Ⅱ.插图
具体事项到时具体商议,爱您♡

排版部分:
第一次弄杂志的妹子们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点点摸索,会排版的您要不要考虑一下,救救孩子呢?【可怜弱小又无助】
不胜感激♡

依旧是熟悉的配方,依旧是骨子里的皮
今天的我们仍然在期待您的加入
(PS:如果您有什么想法与建议都可以提哦,进群请将马甲改为自己选择的板块,谢谢配合,爱您❤)

一把刀

我澄吹,忘羡粉别过来
刀,虐的,脑洞而已,靠记忆写的可能会有出入

最后的结局,也只有他们幸福了。
蓝涣闭关,温宁流浪,金凌依然孤独,思追不知身世。
金光瑶长眠棺木,晓星尘沉寂锁灵,宋岚负霜华,怀桑显锋芒。
阿箐拄拐杖,薛洋知悔恨,因厌离血洗不夜天,叹子轩命丧穷奇道。
三娘子音绕耳,江枫眠青衫湿,温情挫骨扬灰,绵绵抛却家纹。
而江澄,终其余生,孤身一人。
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而江澄,缺一位故人。

P1、2是跟明明意气相投,送了我30天黄骠马,心情复杂
P3我情缘,她世界最棒!
P4、5是我收了个沧海的弟子,看到发光大佬的暗搓搓截图,顺便问句有谁知道我徒弟的第二个字怎么念
P678沧海葛生殿今天实录,

依然性在往tag里注水的人瘫死在明明怀里

莫名其妙遇到的台词,做势力任务的时候遇到了我家帮主,帮主真好看。
我爱方思明,他真棒。
神经病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