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耀

我他妈错了行了吗?我不该喜欢乐乐行了吗?我他妈简直了…崩溃

放几张图让各位净净眼睛/虽然我是个沙雕表情包改手
各位晚安,我先睡了。

cnm老子被吓到了…没经过之前毒唯的人瑟瑟发抖

崩溃了…

不是我求你们了!真的!求你们了!别再刷了成吗?!别再引战了真的,不能消停一会儿吗???


快气疯了…

我喜欢的人的圈子里就没一天能消停吗…


致歉

学生党刚上线了解了下事情,这种事的发生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抱歉……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向我之前的行为感十万分的抱歉!对不起!身为一个小透明的乐粉给各位有关的其他角色深深鞠躬/对不起我语言有点混乱,辛苦做cwb的小姐姐了。真的真的非常对不起!!!!!QAQ

对于此事我在此郑重致歉。

我当时看到那个标题后就选择性地无视了,并没有想太多,或者做点其他什么的,我再次向各位被黑的其他粉丝道歉,真的我没想到会成现在这样。

我再次郑重道歉。
躺平任骂,

她的眼中映着世界呢。

Ps:随便弄的,没这个号,大号载酒同游叶清芸。

吹爆

鹿饮鲤溪:

预售链接
终于出来了,表白工作室的的小姐姐,表白所有为本子忙了两三个月的小姐姐们
再祝苏哥哥生日快乐
♥♥♥♥♥♥
苏哥哥的第二次生日了,宣传一下大家一起出的苏沐秋个人志【划重点】,无cp,仅有的cp是苏沐秋×你。本子里的板块在下面的宣传里,大家可以猜猜看有哪些
♥♥♥♥♥
少年朗朗,心喜慕之。
他是书中人,我们是局外客。
他的名字在六百一十五章第一次出现在书中,2012年2月1日第一次登场,14年左右有了他的个人吧。
他是苏沐秋。
我喜欢的这个少年,完美又带着抹不去的遗憾,他的时光永久定格18岁,温柔又轻狂的样子。
但我们在给他过22岁生日不是吗?他不仅活在全职书中,叶修的荣耀里,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他在我们的世界里,多姿多彩,温柔缱绻又仗剑天涯。
也总是念着他的名字,轻轻浅浅的三个字像是照在信封上柔软的月光,少女捂着泛红的脸想象着苏沐秋给你的早安吻。
祝我爱的少年生日快乐,送上我们语言浅薄的生贺。
你在我的世界里活得精彩,你在我的信件里是最温柔的样子,你在我的幻想里彼此亲吻,手拉手走在大街上。
你是我的此间少年。

四海升平


  苏沐秋为凤,苏沐橙为凰,叶修为饕餮。
  山海经背景,私设如山,无cp个人向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苏沐秋在台上坐定,朝对面青衣男子冷冷一笑,抽刀出鞘往手上一划。鲜血滴落在瓶内逐渐变得粘稠,他垂眼看着细长的伤口消失不见。

  “你觉得…何为天命?”

  青衣男子不语,他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抬眼看着苏沐秋,沉默良久后反问道:“你不清楚吗?”

  苏沐秋将瓷瓶盖上递过去,他勾了勾唇角:“也是,我不清楚吗…你们新收的那个小少爷,我记得姓卢对吧,还没看出他的原型?”男子摇了摇头,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种温和的笑容,眼中却冷了下来。

  “最近轮回的动作有些猖獗,”他起身给苏沐秋倒了杯酒,“我想,苏前辈应该明白自己的立场吧。”

  苏沐秋没碰那杯酒,他抬手点了点男子的肩膀,警告似的说道:“夫诸,别太过火。”夫诸闻言耸了耸肩,他把玩着手中的瓷瓶,像是真心的对苏沐秋笑了笑。

  “我等苏前辈的消息。”他说道,然后起身推门离开。

  苏沐秋了无兴趣地将杯中酒倒掉,他靠在窗边,看着屋外寒风凛冽。

  一阵敲门声响起,这家客栈的掌柜推门走进来,将一碗米粥放到他面前,然后拿出个白瓷碗倒了杯酒毫不客气地一饮而尽。

  “趁热喝,糯米暖胃。”

  苏沐秋叹了口气,他顺手将瓷碗下的钱袋装进袖子,乖乖的端着碗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张佳乐又给自己满上一碗,他斜了眼苏沐秋:“准备怎么办?”

  “你呢?大名鼎鼎的百花缭乱,这次你站那边?”苏沐秋反问道。

  张佳乐撇了撇嘴,眼中却难免露出了点怀念:“我不过孑然一身的一个小掌柜,早就不管那些事了。”他递给苏沐秋张纸,叹了口气说道:“小心行事,这是新的任务。”

  一只鴖鸟挟着风雪从窗缝飞进来,复又在房梁上盘旋几圈落在张佳乐胳膊上。他扔给苏沐秋条狐裘,气定神闲地说道:“两百纹银,已经从你报酬里扣过了。”

  苏沐秋十分肉痛地披上狐裘,他伸手挠了挠鴖鸟的肚子,然后被狠狠地啄了一下。

  “鴖鸟还在啊…也对,要是死了你这个客栈早被你烧了,毕方。”苏沐秋不在意地甩甩手,他单手撑开伞,另一只拿起酒坛喝了一口,而后推开门走入风雪之中。

  “走了,希望下次见的时候给我备坛桃花酿。”

  张佳乐看着他的背影,一下一下顺着鴖鸟的毛,半晌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带着点忧郁又带着点实打实的高兴,他像是在跟其他人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真不愧是…凤啊。”

  苏沐秋继续向前走去,他一人白衣银伞独立于天地之间,悠悠而行。

  而在千关万岭之外,犹有一个归处。

  几日之后,苏沐秋交了任务领了报酬转身走进中草堂总部,他敲了敲桌子说道:“你们堂主呢?告诉他我来取货了。”杵在门口当门神的两个侍卫忙过来领着苏沐秋往里面走去,其中一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堂主他…现在不方便见客。蓝溪阁的那两位…来了。”

  苏沐秋顿时了然地笑了笑,那两个侍卫在把苏沐秋领到客房备上好茶之后就先行离开了,苏沐秋随便寻了个位置坐下。他轻抿了口茶,以不知道什么地方传出的黄少天的声音做调味剂闭眼休息了一会儿。

  不多时便听见有人推门而入,苏沐秋起身朝进来的几位点了点头:“各位好久不见。”喻文州朝他笑了笑,王杰希也冲他点点头顺手将一个小包裹递给他:“你要的。”黄少天十分热情地朝苏沐秋挥了挥手,说道:“好久不见啊苏沐秋你最近怎么样要不要来跟本剑圣…咳!咳咳!”

  一个漆黑的丸子般的东西以刁钻的角度扔进黄少天嘴里迫使他闭了嘴,“好久不见…”苏沐秋顿了顿,他看着黄少天轻笑了一下,“药丸。”

  喻文州安慰似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微笑着解释道:“少天,苏前辈给你的的确是个药丸,不用太在意。”

  黄少天快哭了。

  他皱眉将药丸咽下,努力控制住自己做出某些不可描述手势的动作,然后抬头狠狠地瞪着苏沐秋。苏沐秋带着些歉意朝他欠了欠身,从怀里翻出个小瓶子递过去:“抱歉抱歉,刚才是我莽撞了,这是沐橙炼制的丹药,对内伤有效。”

  他笑了笑,补充道:“叶修托我给你带句话,‘梁渠出,则国有大兵’。”然后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便勾着王杰希肩膀向里屋走去:“走吧,王堂主,商量下和兴欣合作量产的事。”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从黄少天手中的瓷瓶里拿出张纸条,转身向堂外走去。

  “走吧少天,备战去。”

  然后苏沐秋就拿着一袋子银票和一个小包裹心满意足地走出了中草堂,他一个神行千里来到个山青水绿的地方,哼着小曲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路过的行人皆向他点头微笑,有些未出阁的女子还将绣着各种花纹的手巾扔给他。

  他驻足而立,冲站在门口迎接他的二人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沐橙,阿修。”

  苏沐橙三步并成两步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往屋内走去,叶修朝他笑着点了点头,他解开披风随手挂了起来,将怀中又重新包装一遍的礼物递给苏沐橙。

  “由白泽打造青耕开光独一无二的一份,不过也不用特别珍惜。”

  叶修一听就乐了,他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给苏沐橙解释道:“得,你哥还没记清谁是谁。白泽是士谦儿,青耕是大小…王杰希。”

  苏沐橙几下便将包装打开,她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个由混入蓟柏粉的玄铜打造而成的手镯,细细端详了片刻,评价道:“王堂主费心了,回去要好好感谢他。”

  苏沐秋笑了笑,说道:“明白,我会代表兴欣跟王堂主好好说说的。”叶修砸了砸嘴,将嘴里叼着的甜草根吐出来:“兴欣、蓝溪阁跟中草堂,轮回怕不是药丸。”

  “最近天下安定太平,总有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疼,轮回治下不严,我们也要替他们管教管教。”苏沐秋摇摇头说道,“不过跟我们这些退隐的关系不大,交给后辈们去历练历练就好了,。”

  苏沐橙转身走回房间将手镯找个地方放好,回头对苏沐秋说道:“对了,哥,东西给你准备好了,今天除夕包饺子。”

  苏沐秋一愣,他有些惊讶地问道:“今天除夕?”

  叶修斜了他一眼,洗了洗手换了身方便干活的衣服:“可不是嘛,苏大人这是忙昏了头啊。”苏沐秋笑着弹了他一下,也洗了洗手坐在桌子前开始忙活。

  “这几天待的地方不是终年风雪就是终年炎热,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老规矩,你擀皮我包馅沐橙下锅。”

  不多时便包了满满一桌子,苏沐秋起身又洗了洗手,他到外面架起个小火炉,叶修扔了团灵火进去,又从地窖里拿出两坛千日醉两个小瓷碗。

  他们坐在外面聊天聊地,酒在小火炉上咕嘟咕嘟地热着,按季节算现在已是凛冬,但却不冷,架个火炉还有点热。

  没有特别的弄什么福字,也没有把院子里全挂上红,就是苏沐橙穿了身大红色的裙子,她在院子里转了个圈,问道:“好看吗?云秀给我做的。”

  两个人忙点头称是,说了一通不走心的赞美之词,苏沐橙一人瞪了一眼,然后灿烂地笑了起来。

  苏沐秋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跟苏沐橙和叶修碰了一下,没一饮而尽,小口小口地喝着,生怕喝多了上头守不了夜。

  其实守不了也没什么,他们兄妹本身就是平安的象征,但也是习俗了,不守心痒痒的慌。

  他又喝了一口,跟两人碰了碰杯,说道:“除夕快乐,压岁钱没准备,明天再要吧。”

  叶修将饺子端过来分了一下,听到这话说道:“我多大人了还用的了你给压岁钱,来叫句哥我给你。”

  “你要不要?”

  “要。”

  苏沐橙哑然失笑,她夹了个放嘴里尝了尝:“挺好吃的,哥你们尝尝。”苏沐秋也夹了个,他往下一咬感觉牙磕上了什么硬物,吐出一看是一枚铜钱。

  叶修敷衍地鼓了鼓掌:“恭喜沐秋大大这一年财源滚滚…不过你都有多少钱了啊?”苏沐橙倒是真心实意地颇为高兴,她咬着个饺子含混不清地说道:“等会儿去大言*看日出吧?”

  苏沐秋点了点头,他把铜钱擦了擦放进随身携带的锦袋里。叶修几口将饺子吃完,抹了抹嘴起身说道:“走吧。”

  三人站在山上,一轮红日在地平线上燃烧,他们相视而笑。

  “新年快乐。”

  凤歌凰舞,四海升平。
  END.
  

  

  大言*:“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山海经·大荒东经》
  鴖鸟:张佳乐是毕方,出现会有火灾,鴖鸟可防火。

非典型斯莱特林

前排《此生无虞》宣传
此生无虞链接:http://fanhuabeihou227.lofter.com/post/1e86d332_12badd2aa

后排《此间少年》宣传
此间少年链接:http://fanhuabeihou227.lofter.com/post/1e86d332_12ba83ffd

苏哥哥生日快乐!!!!
————分割线————

0.
  愿君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疵。

1.
  苏沐秋这人吧,说他是善也不是善,说他算恶也不算恶,就是有他自己的的骄傲与准则。
  幼时颠沛流离,与一个小小的肉团子相依为命,还给她取了跟自己相似的姓名,叫苏沐橙。少时被一对纯血贵族夫妇收养,送去霍格沃兹去当巫师,被分院帽分到了斯莱特林,也不大意外。
  他对谁都是一副笑模样,关系都好相处的也融洽,就是都不深交,小小年纪警戒心重得很。
  如沐春风的拒人千里之外。
  
2.
  第二年再开学的时候,苏沐秋一年便在大厅里认出了苏沐橙,她被分到了格兰芬多,斯莱特林学院的死对头。
  他也只能私下里找苏沐橙说说话,苏沐橙被一个麻瓜,也就是普通人领养了,那时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哭的肝肠寸断,最后还是架着她走的。
  苏沐秋有些怅然地笑一笑。
  现在沐橙对我的态度也是罪有应得,他想到。
  但还是会经常找苏沐橙的好友,拉文克劳的楚云秀帮他送苏沐橙点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也因此认识了拉文克劳一些有趣的人
  这个先按下不表。
  
3.
  苏沐秋他在学校的成绩一向不错,除了天文课课其他科目都拿了“O”,尤其擅长魔药课和声神奇生物课。
  他挺喜欢夜游的,也被巡夜老师抓住过不少次,导致当时的级长看他的眼神带着一股愤恨和杀意。那时的级长是个大美人,银白的波浪卷发,碧绿的眼眸,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
  但不幸的是,一张嘴能把人嘴上天。
  虽说苏沐秋不显山不漏水的狂的不行,但也无福消受级长的单人谈话,于是很快便乖巧地通过其他课程加了回来。
  
4.
  而在那段时间,教魔法史的幽灵老师对苏沐秋说了一句极经典的话,流传至今。
  
5.
  “斯莱特林加十分,因为你的上课不睡觉。”
  
6.
  魔法史——一门施了睡美人魔咒的伟大课程。
  
7.
  好的,现在来说说苏沐秋跟黄少天和张佳乐友谊的开始。
  那是在第二学年的冬天,苏沐秋每回家只是给养父母寄了封信报了句平安后,便开始了他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生活,也就是整日在城堡里游荡,跟幽灵和墙上的画聊聊天
  然后在某一天他无数次上下楼梯一拐弯就在转角处看到那些熟悉的花纹后,终于忍无可忍的使劲推开了门,木门撞上墙壁发出轰然巨响,屋内的两人一幽灵都愣住了。
  
8.
  “斯莱特林的妹控苏沐秋?”
  “赫奇帕奇废话能用车拉的黄少天?”
  房间里的一个金色短发帅小伙跟苏沐秋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特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
  张佳乐跟皮皮鬼不约而同地后退一步,眼神惊恐。
  “看了两位对对方早有耳闻啊…”他干巴巴的说道,浑然不知多年后的自己也多了个诨名。
  “拉文克劳能炸瞎人眼的闪光弹张佳乐。”
  他们三个就这么认识了。
  
9.
  到了第三学年,苏沐秋收到了条隐形衣。
  从此他的课后日常变成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披着隐形衣到禁书区看书,第二件事研究草药跟神奇生物的书和图鉴。
  除此之外,苏沐秋会经常跑到禁林摘除草药,甚至还特不可思议的获得了人马的友谊。
 
10.
  然后一晃便到了第五年。
  苏沐秋有些烦躁的揉揉头发,轻手轻脚地下床换了身衣服,拿起隐形衣下楼出了公共休息室。
  他又想起了这些天总在做的那个梦,梦里的他是个麻瓜,苏沐橙是他的亲妹妹。而叶修,他冷哼一声,竟然跟他是最好的朋友。
  “梅林的袜子啊,让我跟他做朋友我还不如去死。”苏沐秋揉了揉额角,头疼欲裂地说道。前面往左拐便是心想事成屋了。他熄灭魔杖上的亮光,悄无声息地与巡夜的费尔奇管理员擦肩而过。
  苏沐秋推开门,屋内白昼般明亮,他关上门颇为放松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的水晶球。
  “梅林在上,别让我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嘀咕道。
  鲜少有人知道苏沐秋有占卜的天赋。
  
11.
  原本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里白雾渐渐弥漫开来,苏沐秋定定的看着,皱起了眉。
  一闪而过的让人抓不住的片段与预言,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然后白雾消散,转化为浓郁的墨,扩散到每个角落。
  
12.
  “燃烧着的木块熊熊地生出火光,叫道:‘这是我的花朵,我的死亡。’ ”
  
13.
  风暴将要来临,黑暗再次蔓延。
  大战在即。
  
14.
  三强争霸赛半途而止,伏地魔在暗处集结他的军队。
  学院里人心惶惶,苏沐秋放弃研究草药和神奇生物,转而专攻黑魔法防御术。
  他的呼神护卫是一只雪兔,一只美丽且凶悍无比的雪兔。
  苏沐秋穿梭于人流之中,低声一遍遍的背诵着魔咒,不急不忙,却面色沉重。
  他将自己幼时便戴在手腕上的菩提珠托楚云秀带给苏沐橙,里面还夹了张纸条,五个字,不多不少。
  “保护好自己。”
  
15.
  那场漫长的,令人无望的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年,所有经历黑暗的人都不愿再回望过去一眼,他们匆匆走过满地的鲜血与阴谋,时间的车轮向前推进,狠狠地将过去的时光碾过,尘土飞扬。
  但仍有人在暗处用自己的笔记录下历史,尽可能真实,尽可能还原地描述了带来恐慌的阴影,燃烧的火焰与不灭的爱。
  
16.
  苏沐秋坐在病床上,安静的翻看着已经装订好的手稿。
  “没有沐橙?”他问到。
  张佳乐坐在窗边,微风拂过风铃晃动,他开口道,我尊重你的意见。
  苏沐秋从床边的书里抽出一张照片,十五岁的苏沐橙孑孑而立,微微笑着明艳不可方物。
  “这是她应得的荣耀,”苏沐秋伸手摸了摸照片,“她是执灯之人。”
  在刀光剑影中,她灼灼燃烧,如花苞绽放。
  
17.
  苏沐秋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将手稿放在床头柜上,问到:“对了,你真要请黄少天作序?不怕他一个序写的比你整本都多?”
  张佳乐闻言哑然失笑:“别夸张了啊,黄少有那个分寸,正经的时候,他绝不话多。”
  他看了眼时间,拿起手稿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等你好后到霍格沃兹再找你玩。”
  张佳乐推门走了出去。
  
18.
  苏沐秋看着手腕上的那串菩提珠,轻轻笑了笑。他把那张照片夹到了张佳乐的手稿里,很久以前的照片了,不知道被谁写了一句诗。
  
19.
  “光以其濒死的火焰包裹着你。
  出神而苍白的送葬者,如是站着。”
  
20.
  他摸了摸菩提珠,将它摘下来放在枕头边。
  苏沐秋的主治医生与少女在走廊里轻声交谈,透过墙传到他的耳朵里。
  在听到医院谈到他可以出院休养的时候,苏沐秋又笑的笑,眼神空洞。
  那两道钻心剜骨还是给他留下了无可磨灭的印记。
  
21.
  屋外阳光明媚,风穿林间,惹的树叶沙沙作响
  苏沐秋在一棵树前站定,一头形似白鹿的生物在他身旁悠然自得地散着步,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苏沐秋的脸。“别闹,夫诸。”他伸手顺了顺它的毛,笑着说道。
  不一会儿,一群看上去最大不过十岁的小豆丁们站在他面前,排成四横排。“格兰芬多还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课,”他想道,向前走了一步。
  “我叫苏沐秋,最近新来这里当个守林人,你们的海格教授临时有事出去了,这节课由我代他上。”他面带笑容,和善的自我介绍道。
  
22.
  这是他新生活的开始。
  三年前苏沐秋出院休养,还是闲不住的到处跑,为傲罗提供关于食死徒的消息。
  现在他又回到了霍格沃兹。
  
23.
  苏沐秋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他突然想起五年前他教的那一节课,与那帮孩子看到夫诸带来的水灾后的有趣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时对于那群未经人事的小豆丁们的确够吓人的了,霍格沃兹原本平静无波的湖泊振荡开来,所有的水汇聚在一起,怒吼着冲向尖塔,天空上乌云翻滚雷声阵阵,倾盆大雨只需一霎便像是能淹没整个学校。
  而一瞬之间,全都无影无踪。
  只有空气中浓郁的湿意证明刚才所看见的不是一个梦或幻影什么的。
  他心中一动,听到窗外似有什么东西掠过,讙发出一声尖叫。苏沐秋拿着放在墙角的伞,走了出去。
  
24.
  他艰难地动动手指,尝试着扒下盖在身上的厚厚的被子,却发现被子倔强地纹丝不动。
  苏沐秋向下看,发现一个人正趴在他的病床上呼呼大睡,阳光将那人蓬松的短发渲染的像黄金一样闪耀。他顿时浑身一震,片刻后又放松下来。
  是肖时钦。他看着放在那人身边的那个装饰繁复的琉璃镜,愉快的定下了这么个结论,然后苏沐秋吃力的用手臂支撑自己起来,又向后挪靠着床背做好。
  他平静地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再下面已空无一物。傲罗的睡眠通常很浅,在苏沐秋准备坐起来时肖时钦就已经醒了,他戴上眼镜,神色有些复杂。
  最后他只是叹了口气,将一封信扔到病床上,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
  那是一封吼叫信。
  那像掐着嗓子说出的甜腻到让人反胃的声音响起,阴阳怪气的说道:“苏沐秋先生,鉴于您保护了霍格沃兹的年轻巫师们不受迫害的英雄行为,我们决定撤销对您的魔杖使用禁令,请好自为之。魔法部副部长于8月4日早7:30下此决定。”
  她——乌姆里奇的声音像是生怕让人不知道她有多宽宏大度及能放下身架亲自通知罪人——一个剥夺魔杖使用权的可怜泥巴种(哪怕他被分到的是斯莱特林)有多了不起一样。
  苏沐秋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习惯性的摸了下手上的菩提珠。
  “梅林啊,他没进阿兹卡班真是个奇迹。”
  
25.
  过了几天后,在他得知楚云秀还有两天就会回到圣芒戈医院的消息后,义无反顾的开车跑路了。
  再然后他因速度太快想刹车踩成油门而一头撞上了禁林里的一棵树,场面非常完美,几只大蜘蛛对他虎视眈眈。
  “梅林啊,这就是霍格沃兹对伤员的见面礼吗?”他嘟囔着,吹了声嘹亮的口哨。一只夫诸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苏沐秋眼疾手快地翻身在夫诸背上坐好,然后开始飞快向外狂奔。
  该死的,他已经能听到人马们拉开弓的声音了。
  
26.
  苏沐秋从后门进了自己的小屋,那里有一张被匕首钉在门上的纸条,与放在桌子上的一只金色飞贼。
  纸条是琼写的,非常完美地表达了她的愤怒与拆小屋让他回来没地方住的冲动。
  苏沐秋嘴角一抽,想起上次惹恼这位祖宗后赔了她一只最新版的飞天扫帚,顿时觉得想要倒地不起睡死过去。
  琼是孤儿,跟他最亲的人除了抚养他长大的孤儿院院长就是苏沐秋了,平常苏沐秋照顾她颇多,俨然把她当成另一个妹妹看了。
  她跟他说好了,等自己结婚了,苏沐秋就以兄长的身份参加婚礼。
  牵着她的手把她托付给一个决定相伴终身的男人。
  
27.
  一转眼就到了开学典礼,苏沐秋没去参加,听说新来的黑魔法防御老师也没出现。
  他的小屋捣鼓出了一只机械兔,跟肖时钦学的,晚上再琼过来兴师问罪前先送给了他。
  天下太平。
  
28.
  第二天一大早,苏沐秋有些不自在的在屋里来回走了好几步,他还是不太适应新安的义肢。苏沐秋在外面披了件到脚的长袍,以至于一路上遇到的跟他比较熟的学生都会问一句。
  “Autumn(秋),你不热吗?”
  语气特别真挚,真挚到苏沐秋想骂人。
  但他真没觉得有多热,倒感觉浑身一股恶寒之气环绕,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在等着他一样。
  苏沐秋还真猜对了。
  一封吼叫信被一只鹰咬着落到了他的面前,还打翻了一杯南瓜汁。
  熟悉的鹰,熟悉的声音。
  他突然觉得生无可恋。
  
29.
  “苏!沐!秋!别以为你他娘的躲着我走就没事了,老娘辛辛苦苦拼死拼活把你的命救回来就是为了让你作死吗?!他娘的是在干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体有多差,那两道钻心剜骨没要了你的命就是奇迹了!还有阿瓦达……”楚云秀顿了顿,带过了这个话题,“你以为你是谁!能一个人对付千军万马是吗?挺有个人英雄主义和献身精神的啊?没个人看着你还真不行了是不是?”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再有下一次,我就从圣芒戈辞职专门看着你。”
  楚云秀忽而冷静下来,恢复了平常的语气,轻柔地说道:“我拜托的人跟这封信一起到,愿你们相处愉快。”
  然后信掉了下来,恢复沉寂。
  满堂皆惊。
  
30.
  落在桌子上的鹰用喙梳理了下自己的羽毛,展翅在礼堂上飞了一周,落在了海格后面,然后一个穿着讲究戴着眼镜的人走的出来。
  “我叫肖时钦,魔法部前傲罗,新任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他自我介绍道。
  邓布利多像是早已料到般示意肖时钦坐在那边的空位上,苏沐秋僵硬的转过头朝他看了一眼,肖时钦意义不明的笑了一下。
  “愿相处愉快。”
  
31.
  苏沐秋坐在窗边定定的看着外面的景色,肖时钦坐在桌子后面翻看着手上已经成为绝版的书。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
  肖时钦终于耐不住这种诡异,开口说道:“楚云秀托我…”
  苏沐秋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瞬间结束截住了这个话题,毫不客气的说道:“云秀妹子也真是的,找你还不如找张乐乐,他的歪理邪说至少能让我用两三天来重组自己的逻辑,比你有用多了。”
  他顿了顿,突然觉得张佳乐有可能在下一秒就蹦出来,得意洋洋地说着“这么想我乐爷?”
  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32.
  他继续跟肖时钦说话。
  “肖时钦你告诉我,你放下过去了吗?”
  “…闭嘴。”
  “为什么要辞职不干?”
  “没意思了。”
  “的确。”苏沐秋点了点头,“已经回不去了…”
  他笑了笑,手慢慢握成拳。
  肖时钦解下酒壶,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突然想起多年前戴妍琦浑身是血躺在他的怀里,眼眸清亮。
  惊心动魄。
  
33.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34.
  肖时钦咬了咬舌尖,将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疑问咽的下去,他觉得没必要。
  能在霍格沃兹度过余生,并守护它的荣耀,是他们的荣幸。
  
35.
  苏沐秋转过头看着肖时钦,又轻轻笑了笑。
  “其实我想过毕业后成为黑巫师去猎杀比那种战争的食死徒,魔法部我不喜欢,但有人给了我一封信,一封沐橙写给我的信。她在最后写了一句话,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36.
  
  Don' hate the sinner.Save the others.(勿记恨,救他人。)
  
37.
  
  “我会活的很久很久,连你的份一起活下去,保护你想保护的人,活的充实、简单,如你所愿。”
  
38.
  
  在那面厄里斯镜子中,有人看到他牵着妹妹的手将她托付给另一个人,有人看到能成为新娘的人与他白头偕老,有人看到过去的遗憾已成圆满。
  你,又在那里能看到什么呢?